文案头条

品牌商标保护战,正版周黑鸭赢了

文 / 知产行业观察 来源 / 小知 阅读 / 3179 1年前
品牌商标保护战,正版周黑鸭赢了

品牌商标保护战,正版周黑鸭赢了

文 / 知产行业观察 来源 / 小知 阅读 / 3179 1年前

当前位置:

爱吃鸭货么?爱吃周黑鸭牌的鸭货?那么你的问题来了,周黑鸭的山寨,满大街都是,真的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你有怀疑过自己买的是“真鸭”还是“假鸭”么?

作为一家港股上市公司,周黑鸭的最新市值达到182亿港元,这么大的家业,不打击山寨,以后品牌可怎么发展。知产行业观察查询了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周黑鸭有160条侵权行为相关案件信息,真不少。

在诸多山寨中,最让正版周黑鸭头疼的,应该是北京西府巨芳餐饮服务有限公司。西府巨芳照搬了周黑鸭的logo,看上去简直是一模一样。这样明目张胆的山寨,周黑鸭当然忍不了,告他!

狡猾的西府巨芳

周黑鸭起诉西府巨芳的一审判决前,后者把涉案侵权店铺拆除,据此,西府巨芳公司辩称涉案店铺窗口不是由西府巨芳公司经营,收款方也不是西府巨芳公司,西府巨芳公司不是适格主体,且该窗口因是违章建筑已被拆除,不同意周黑鸭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而周黑鸭公司为了打赢这场官司,曾在公证处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做了现场取证,通过对交易记录的调查分析,周黑鸭公司获取到西府巨芳公司与西府巨芳陕西风味面馆存在关系的证据。

西府巨芳方面则提供了房租租赁合同及当时店铺的周围环境及店铺外观的照片,以证明西府巨芳公司所经营店铺现已更名为西府巨芳陕西风味。

由此可推断,此前西府巨芳公司利用山寨版周黑鸭logo及标识开展经营,经周黑鸭交涉后,拆除了侵权店铺,换成西府巨芳陕西风味面馆。基于此,知产行业观察猜测,西府巨芳想要摆脱侵权责任或希望让法院方面减轻对侵权责任的认定。

最终法院认定西府巨芳公司侵权正版周黑鸭,对被告称被诉店铺不是由其经营,其不是适格主体的问题,法院认为周黑鸭的调查取证及西府巨芳相关的工商信息,可以证明西府巨芳公司为涉案店铺的经营者,是本案的适格主体。

但对周黑鸭公司提出的经济损失98000元及合理开支2000元(包括公证费1000元、调查费1000元), 院方认为鉴于双方均未提交证据证明周黑鸭公司的实际损失或西府巨芳公司的违法所得,经综合考虑涉案商标的知名度、西府巨芳公司的经营规模、销售形式等情节,确定被告北京西府巨芳餐饮服务有限公司赔偿原告湖北周黑鸭企业发展有限公司 经济损失30000元及合理开支1000元。

一审判决后,西府巨芳不服上诉,最终法院支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575元,由西府巨芳承担。

山寨周黑鸭为何这么多?

2019年央视财经发起的“鸭脖届三巨头PK,你更爱吃哪一家”的投票中,周黑鸭获得14.9万票,绝味获得10万票,煌上煌获得1.2万票。周黑鸭以压倒性的优势夺魁。

可见,周黑鸭的味道更受欢迎,获得了更多认可。周黑鸭获得的 “湖北省著名商标”、“湖北省名牌产品”等众多荣誉称号,也是其品牌实力佐证。

在山寨者眼中,周黑鸭的名气越大,经济利益诱惑便越大。2019年前周黑鸭只做直营,大多数店集中在华中,虽在线上有官方店,但食客更习惯在线下购买拥有零食属性的周黑鸭,再加上周黑鸭门店超高盈利率的诱惑,山寨周黑鸭哪能开,就开到哪里,遍布各地。

知产行业观察查询了相关的利润数据,2019年,周黑鸭、绝味、煌上煌毛利率分别为56.54%、33.95%、37.59%,周黑鸭稳居第一。今年上半年,周黑鸭自营门店的客单价超过60元。同期,绝味食品和煌上煌门店的平均客单价则在30元左右。

除了经济利益诱惑,只要有挣钱的项目,门槛不高,复制难度低,那敢于去“山寨”的人就有存活空间,这是当下很多人想要挣钱的思维惯性驱使: 一味的复制别人成功的案例。

这样的市场环境,对包括周黑鸭在内的原创品牌都敲响了警钟,知识产权保护必须要足够重视并足够周全。千万不要因为“山寨”让自己的品牌半路夭折。

当前周黑鸭公司有521条商标注册信息,已完成注册362条,占比近70%。尽管周黑鸭近年来遭遇山寨品牌的不断骚扰,但其品牌知识产权保护工作一直在进行,未来周黑鸭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必定将越来越周密。

疫情下的鸭货“三巨头”

国内鸭货三巨头绝味食品、周黑鸭和煌上煌,周黑鸭为香港上市公司,其余两家A股上市公司。

2020上半年的营收规模,鸭脖“一哥”绝味食品依然一骑绝尘,实现营收约24.13亿元,但同比下滑3.08%;净利润约2.74亿元,同比下滑30.78%。周黑鸭实现营收9.03亿元,同比下降44.4%;净亏损0.42亿元,2019年同期约为盈利2.24亿元。

煌上煌是唯一取得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的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3.65亿元和1.58亿元,同比增长16.77%和12.25%。

不过疫情中最受伤的,应该是周黑鸭。周黑鸭总部位于武汉,且全国有1246家自营门店,大部分位于以湖北为中心的华中地区。上半年,周黑鸭华中地区自营门店加上特许经营门店的营收为3.15亿,相比去年同期8.42亿下降幅度高达63%。

相比之下,绝味食品的市场分布更多元,除华中地区,华东、华南等市场也为绝味食品贡献了大量营收。煌上煌则集中分布在江西、广东和浙江地区,受疫情冲击相对较小。

可疫情虽对鸭脖企业带来冲击,但并未影响它们的进取心和扩张步伐。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上半年,绝味食品在全国共开设了12058家门店。这一数字在2019年年底时为10954家。这意味着,疫情影响下的上半年,绝味食品门店增加了1104家。

煌上煌在今年上半年新开了617家门店,关闭 171家门店,净增门店446家。截至2020年6月底,煌上煌共拥有4152家专卖店,其中直营门店 294家、加盟店3858家。

周黑鸭当前不全是直营店,也相继放开了“发展式城市特许模式”和“单店特许经营”。截至2020年6月底,周黑鸭的门店总数为1367间,其中自营门店1246间,特许经营门店121间,与去年底相比,仅增加了66家。

按照上述三家企业上半年净增门店总量计算,平均每月净增新门店超过134家,扩张速度可见一斑。

疫情期间消费受阻,想要保持增长,拓城开店似乎是最现实的解决方法,这与疫情背后的行业整合倒逼头部企业扩张密切相关。疫情使中小卤味及餐饮品牌加快出清,龙头公司凭借资金、品牌、管理及供应链优势能抢占其份额,快速拿店,实现扩张。

你不扩张,市场就不是你的了。且持续开店是餐饮连锁零售企业的特点,一是市场空间仍然存在,二是体量代表着影响力,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引领行业的标准、规范、模式等。

总体看,疫情虽然对鸭脖“三巨头”产生一定影响,但行业的集中度也会进一步提升,市场资源将向头部品牌聚拢,反而是行业龙头弯道超车的好时机。未来三巨头间竞争摩擦可能会日益增多,谁能胜出,拭目以待。

你会经常买周黑鸭吗?


23

猜你喜欢

评论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

站点声明:本站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原创内容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内容转载、商业用途等均须联系原作者并注明来源。
请记住本站网址wafsy.com(文案发烧友首字母缩写),或者wenanfashaoyou.com(全拼)

Powered By 文案发烧友 © 2015-2020 为发烧文案而生 · 文案写作者的家园京ICP备17003668号-5
相关侵权、举报、投诉及建议等,请发E-mail:qianhua188@vip.qq.com

友情链接: 广告文案 产品经理 商标注册